因此我旅行-从喜马拉雅到太平洋

时间:2011-06-07 18:48 点击: 作者:政委大能 来源:deepyou





 从空间到空间,好像在一张空洞的网里,
我在街道和环境中间行走,来了又离开。”

“队长,你过来一下,这个人的护照有点问题”。在深圳机场,我出关的时候遇到了麻烦。边检人员一脸紧张地叫来了他们的队长。在众目睽睽下我被叫到了旁边,队长如临大敌似的开始审问我。


“你从哪儿来?什么时候走的?去西藏干什么?从哪儿出境的?去尼泊尔干什么?去印度干什么?你大学哪儿上的?……”


我必须承认当时我的形象非常不好,头发老长,穿了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,胡子拉碴,一个脏兮兮的背包,像极了加德满都的三轮车夫。非常时期,我没法不引起关注。

穿着这身行头在尼泊尔、印度和泰国的大街小巷里穿行,像穿行在一张网里,从这个空间到那个空间,来了又离开。我看到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人,尝过不同的食物,呼吸过不同的空气。


问了很久,队长微笑地让我离开。


出了机场,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我确又回来了。


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记住旅途中发生的所有事情,只是后来发现我依然要靠日记和照片来记录我的记忆。这样很无趣,一点也不潇洒,不是吗?

可是,于我而言,这大概很重要。


当我坐在我凌乱而拥挤的房间里一张张地翻看照片,看着那些标识着我曾去过哪些地方的东西时,记忆的碎片也慢慢地合拢,那些人,那些事又在眼前拂过,如同我又沿着那条路重新走了一遍。


拉萨路


“一次旅行最艰难的时刻就是出发之前,因此,当你出发了,就没什么难的了。”

“最近西藏很不太平啊。”

不止一次的这样被人问到。饶是无知者无畏,大家都紧张于我的举动,我却也坦然了。反正终是也得去,管得那么多劳什子作甚?

于是尼泊尔使馆的官员面无表情地把护照递给我,我甚至来不及问他樟木口岸是不是依然畅通。

买火车票的程序比先前麻烦了很多,你甚至需要填写一张一式二份的信息登记表以示你的良民身份。一路上的检查非常严格,你又需要不断地填写那段冗长的身份证号码。

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,T164,上海到拉萨。4373公里。车窗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寂寞。

高原的阳光从这个窗户流转到那个窗户,火车的影子就这样忽高忽低的在唐古拉山的地面上跳动,流光掠影。有的时候,影子比实物要吸引人得多。4700米的那曲车站,从富氧的车厢里出去跑了一大圈,立刻呼吸困难。

 

 

在格尔木,火车要换上带有涡轮增压的GE NJ2车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格尔木

 

 

在路上,青藏高原的云影

 

雪山

 

 

火车进藏的好处是高反不会太激烈,这使得我能够站在平措的阳台上去认真的欣赏夜色下的布达拉宫。此时,天宇澄明,星光灿然,恰有一轮下弦月悬在天上。

因为部队的进驻,拉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全过,只是骚乱后的城市依然保留着不少触目惊心的场面,此刻的拉萨悲伤而寂寥。大昭寺,不能去,小昭寺,无缘亲见,至于哲蚌寺,据说是骚乱的源头,我只能远远地眺望那半山腰的一抹红檐白墙。你问我玛吉阿米是怎样的风情?小昭寺上看布达拉又是怎样的别致?我被兵们礼貌地拦在了八角街外,只看见一个无奈的转角。

但是至少这时的拉萨是安静的,没有喧嚣,没有穿着各色冲锋衣的游客在你的镜头面前煞风景。只用花100元就进到平时要花10倍也不一定进得去的布达拉宫。七八个人共享拉萨最高点的阳光,这是怎样奢侈的一件事情

 

 

布达拉宫夜景

 

 

布达拉朝圣的人们

 

朝圣

 

 

 

布达拉下的转经筒
布达拉下的转经筒

 

 

 

苦行僧

 

 

布达拉的另一些角度

 

 

本文地址:因此我旅行-从喜马拉雅到太平洋



深度游微博